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

路上總是有小石頭

老兵思念故土,懷念故鄉,渴望中國統一的情懷,我可以理解,因為那就是他人生實際體驗的反饋。

同樣的,老輩台灣人懷念日本,渴望祖國的情懷,我一樣能理解認同,因為那也是他人生的一部份。

但是,有兩種出生在KMT統治下的台灣人,沒有經歷過以上的兩種歷史。對中國的嚮往,還可以說是被黨國洗腦,情有可原。但是對日本的懷念嚮往,可以說完全是自身思考的結論。

這兩種人的偏好,都不是親身經歷,無論是來自史料或者被教育,他們的結論都充滿自己的想像,在我看來就是矯情又無知。

這兩種人就是國家進步道路上的小石頭。

然後呢?

道路上總是有小石頭,聰明的人知道如何避開它,或者把它踢走。

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

AlphaGo有感

人類接受教育,融入社會,都是為了問題而活。

首先,人類先學會的就是發現問題,這是一個適應環境的階段。

接下來人們學習解決問題,解決問題的同時,象徵我們與環境妥協,被環境改變。更重要的是,每當我們解決眼前的問題時,必然會創造出新的問題。

最後,人類試圖改變這個環境,也就是人類能駕馭自己創造出的新問題。

當然啦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人,才衍生出以上的問題,如果沒有人,自然就沒有「人」所產生的問題。

但是問題一直都會存在。

台灣的困境在於,大家只想要解決問題,卻不願意正視我們創造出的新問題,所以只能一直在被環境改變的輪迴中打轉。

2016年3月8日 星期二

是不是

如果上帝真的說過一句話,我覺得這句話一定是:「天助自助者。」

而且這還是一句謊話。

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

天氣冷就該多穿衣服

228好像該說些甚麼?但其實沒甚麼好說的。

有些仇恨,就算澆上汽油,也燒不起來,有些仇恨只要一點火花就能爆炸。無論是轉型正義,還是政黨惡鬥,其實都是好事。

服膺民主政治,就該盡力的挑戰這個制度、環境。讓壞的、過時的制度早點崩潰,讓好的制度早點發現問題所在。

我們渴望完美世界的哲學,可以理解成:如果這是個完美的制度、事物,那麼他就能抵擋各種挑戰而不會崩潰。

不過真相是,我們身邊所有的事物都經不起挑戰,拿要求完美的心態挑戰家庭你就是逆子,挑戰婚姻你就等著離婚,挑戰友情就是眾叛親離,挑戰老闆就回家吃自己,挑戰10度的低溫,就是要感冒發燒看醫生。

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

犯規還是守規矩

規則,是既得利益者的玩具。當我們心中出現「這是個需要遵守的規則」時,其實在內心更深一層說的是:這是在維護我的權益。

相反的,如果遵守規則讓你感到吃虧,那就犯規吧,最好的結果就是打破原本的規則,然後建立一套自己認同的。

其實,這就是個從吃虧到佔便宜的旅程,然而市面上喜歡把它包裝成正義來販售。

2016年2月3日 星期三

否定自己

否定你的敵人,你的敵人不會消失、不會變弱。

否定你的過去,你的過去也不會消失。

事實上,所有成功的例子中,他們都活在肯定中,肯定他們的過去、他們的敵人、他們的錯誤,當然還有肯定他們的成功。

回頭看看那些失敗的例子,他們往往都用否定來架構這個世界。因為隊友都是豬,因為大環境太差、因為主政者是白癡、因為被強國欺負、因為敵人作弊,還有太多的否定。

從這個觀點來看,一個否定自己國家的人談建國,根本就是注定失敗。相反的,那些肯定強國人,想被統一的人,他們成功的機率還遠遠高於前者。

想像一下:
A:如果不是因為國民黨、老蔣,台灣根本就不會被高壓統治。如果不是中華民國,台灣早就是台灣國。如果不是中國打壓,台灣早就被國際承認。

B:台灣從強權、殖民、專制中走出了自己的民主之路。

相比之下,A就是弱到爆炸。

人們的否定,最終只會回到自己身上,你只是否定了自己。

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

你又被騙了

很多時候,最大的謊言,就是沒有告訴你的那一個。

而且當你以為用所有的事實推砌後,應該得到貨真價值的真理時,你得到的只是一廂情願。

2016年1月19日 星期二

不是台灣不獨立,是你的腦袋太無力。

台獨、華獨傻傻分不清?

拿各種「獨」來當作國家認同的分類,不但不精確,更顯示這群人深根固蒂的奴性,這真正是未解殖的表現。

明明已經是國家的主人,卻喊著各種獨立,就像一個健康的人,卻硬要拿著殘障手冊。

這國家是有病,但是人民不缺自主、不缺自決,國家的主權也尚稱完整(有中共的打壓,外交當然只有吃土的份。)

結果這些人天天拿著殘障手冊在那裏騙吃騙喝?

可不可以先做一個能獨立思考的人,把你的殘障手冊丟了,再來談國家的未來比較實際吧。

每隔一陣子就會看到那種類似電台賣假藥的宣傳:說甚麼中華民國違法接管台灣、中華民國非法統治、中華民國非國家之類的鬼話。

這種說法不外乎有幾個方向,首先就是國際不承認中華民國,所以中華民國不是個國家。

你會因為考零分所以就是個白癡嗎?當然不會啊。你最多就是個考零分的學生而已,中華民國就是個不被國際承認的國家。

事實上,中華民國在所謂非法接管和非法統治台灣時期,有長達二十年的時間擔任聯合國的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」

這不是國家,甚麼才是國家?

是的,背後當然有老美撐腰,是的,二十年後中華民國被中共掃地出門了。然而,這二十年是無法用立可白塗掉銷毀的。

另一個說法就是:中華民國非法接管、統治台灣。

歷史事件,有時候就只是個歷史事件。

在國際上,合約要用實力來兌現。國民黨就靠老美的支持和槍桿子兌現了他長期統治台灣,而且超過半個世紀沒有任何勢力能消滅這股力量,國民黨的統治根本就無可爭辯。

那幾張公約、合約就是個屁。拿來當作歷史研究才是正解,拿來當作甚麼國際法的主張,根本就是癡人說夢。這幾張紙還不是用嘴就能說死,用立可白就能塗掉了嗎。

事實上,老美對台灣也是說賣就賣了,跟老共建交還要你同意嗎,台灣關係法難道就是不可動搖的神主牌?時機不對,老美一樣能找到各種說法不兌現他的承諾。

賣這麼無知的假藥,還有一群人買單,無怪乎我們的國家認同如此錯亂。
國家真正的難題,是如何在中國的威脅下生存,如何將國家正常化,如何制定符合國人期待的憲法和國家體制。

結果這些人只會說:我是台灣人,我支持台灣獨立。

我也是台灣人,我們做為國家的主人,我們的意志才有資格決定國家的體制、名稱和憲法。

我們不能決定自己會出生在怎樣的家庭。

如果出生在一個問題家庭中,結果你最好的策略就是說:這不是我的家,這根本就不是個家?

更進一步,這個家根本就是非法存在?根本就不應該有這個家。

這個家就會消失嗎?你的歷史包袱就會消失嗎?當然都不會。

醒醒吧。

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

鄉民2.0

在我看來,抵制頂新就像是鄉民準備用亂石砸死對方出口氣而已,因為法規沒有根本的變化,相同的戲碼還會上映。

但我們招子要放亮點,要懂得見風轉舵。

抵制黑心商人是好事,我們應該在抵制力道太低的時候進場,卻不需要讓火燒盡。

目的是為了讓商人因為被檢討而力求改進,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更棒的價格。

林鳳營正在風頭上,為了活下來只好不斷改進產品。如果林鳳營用更好的產品和更便宜的價值持續佔領市場,其他產品就必須跟進以免被瓜分。

終極目的,是希望讓林鳳營帶動全部的鮮乳都進化,這才是消費者之福。

當然有人會說:我們就是要消滅黑心企業啊。

我們當然可以消滅一個品牌,但是酪農還會被其他公司買走,消滅了林鳳營,但市場需求沒有變化,只是爽了其他公司,有甚麼意思呢?

人民應該改變的是商人賺錢、獲取利益的方法,而不是阻止他們賺錢。你可以消滅黑心企業,但你消滅不了錢跟利益。

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

From Dusk Till Dawn: The Series

現在回想起來,2005年的超自然檔案影集,或多或少有點惡夜追殺令的影子,都是兩兄弟斬妖伏魔,不過gecko兄弟是真正的惡徒,溫家雙煞走闔家觀賞路線。

重拍的惡夜追殺令影集用六集重現了原版電影的劇情,我真佩服自己能撐到大屠殺的場面,不過血腥程度我覺得超越了電影版本。

要說遺憾的話,我比較想看昆丁塔倫提諾和勞勃·羅里葛茲特別擅長的廢話對白。可能顧及到影集已經夠無腦、冗長了,把太多碎碎念放進去的話,大概第一季就腰斬了lol



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

只有真理、沒有真相。

主觀、客觀,僅僅只是描述事物的兩種角度而已。

從來就不是我們拿來判斷事物真相的準則。

主觀可以有真相、客觀也可以完全偏離真相。

客觀就是:馬克杯偷了50塊,上學遲到,考試零分。以上都是客觀的描述,這樣就能決定馬克杯是個壞孩子、壞學生嗎?

你不知道馬克杯偷了50塊買食物給流浪狗、給爸媽做早餐所以遲到,也不知道他晚上要打工所以沒時間複習功課。

主觀就是:你們都知道馬克杯是個好人。(真相無誤)

所以不要再用客觀、主觀來判斷真相了。就算全部的事實擺在你面前,真相也不見得會顯現出來。

最後,真相還要經過每個人自己的真理來解讀。





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

奴隸不分藍綠

這半年來開始看到各種奴性深不可測的預防針護航文。

大意就是:因為前朝的坑太深,所以民進黨上台後,大家要相忍為國,多鼓勵、多容忍、少批評、少酸文。

我是不這麼看,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就是所謂的犯賤。

如果這件事,國民黨做的時候是錯的,那麼民進黨做同樣的事,也應該是錯的。

假使你認為同一件事,民進黨才能把它做對,國民黨必定做壞。

你就是個被綠營操弄的奴才而已。反之,你就是藍營的奴才。

如果你開始過苦日子,卻相信當權者是在為長遠打算,糾正過往的錯誤,所以你應該要犧牲。

那你要不要看一下共產黨是怎樣用這種邏輯來教育人民的。





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

女警扮社工

這幾天的女警扮社工,是我最近看到最偽善、無知的新聞之一。

會認為「警方如此辦案會毀滅社工被信任」的人,是不是應該想一下,那警方運用臥底,和歹徒搏感情當朋友,是不是也毀滅了朋友這種人際關係?

警方辦案難道不需要考慮自身安危嗎?如果在合法的前提下辦案,她想扮成誰,都不應該有問題吧。

而在整個「社工信任會被毀滅」的邏輯下,你也應該想一想,社工適不適合接觸那些高風險的家庭,尤其是那些已經從事違法行為的家庭。

同樣的,警方一樣也有權在執勤的時候採用可以降低衝突、減低風險的各種策略來保護自己,只要沒有引誘對方犯罪,只要合法,我看不出有甚麼好質疑的。

警方辦案可不可以使用欺騙的方法?當然可以啊,本來就有各種辦案技巧在根本上就是一種欺騙。

遇到火力強大或者敵人不明的情況下,難道堅持要讓對方知道警察在門口,這樣才叫做正大光明嗎?你乾脆支持:「人民有犯罪不被揭發的權力」好了。

如果因此,對方在公共區域引爆炸彈、掃射路人、在大樓引發爆炸、火災,這筆帳難道就不會算到警察頭上嗎?所以警察當然有義務要避免這些情況。

回過頭來,社工當然不應該接觸高風險的家庭,如果對方不願意接觸你,那就表示這個案子應該要轉介給更有公權力的單位來執行,這才是專業,才能保護社工自己。

女警假扮社工新聞

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

奴隸就是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是主人

1996年台灣人直選總統,這件事就叫做人民自決,這就是取得國家主體性。連甚麼叫做自決都不知道,這些人知道自己在廢話甚麼嗎?

台灣人的獨立運動,就是為了要推翻中華民國。

總統直選後,台灣人就是中華民國的主人,再也沒有獨立這種說法。

總統直選之前,這是一個:中國人的中華民國。

總統直選之後,已經成為:台灣人的中華民國。

被共產黨打敗的時候,中華民國已經插管了。

20年後被聯合國踢出去,中華民國已經是植物人了。

這麼多年來,這個殭屍一直等著台灣人替他下葬。

結果這些白癡到現在還再爭統一跟獨立....


新聞:台灣與中國在地圖上的顏色






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

沒有中間選民

台灣從來就沒有所謂的中間選民。

一直以來,這群被稱為中間選民的人,其實正確的稱呼是:更聰明的選民。

更精確的說法是:這群選民才是決定台灣未來的人。

因為在台灣政治光譜兩邊的白痴跟智障,都沒有足夠翻盤的能力,所以這兩群人非常痛恨更聰明的你。

這些立場鮮明的笨蛋,一定要你選邊站,並且宣稱:不選邊就是假中立。
但事實上,更聰明的選民,真正在乎的從來就不是中立。

他們只是不想跟笨蛋(或者看起來像是笨蛋)站在一起,他們在乎合理的政策(至少看起來要合理),理性的訴求(至少看起來很理性)。

最後,在一個民主國家,所有的政客、政策,都是從希望和熱情中崛起,然後在失敗和絕望中落幕。

人們選擇的只是當下的美好,之後的種種發展,早就不是人們能夠決定的,也因為如此,民主才需要人們定期的做出選擇。

而聰明的你,永遠都不需要在乎中立,你要做的就是繼續保持聰明,還有讓兩邊的白痴氣得跳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