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28日 星期一

半夜四點|清晨四點


 酒杯3

最近這陣子,大約就是四點起床,通常還伴隨著奇怪的夢。

上半場:

某個好萊塢的二線演員把阿扁押上囚車,我猜可能是要帶去荒郊野外槍決。

而記者紛紛指責該演員離開媒體視線前的最後一個表情似乎正在笑,透過停格、放大、換角度,還是眾說紛紜。

下半場:

一位貌似熱比亞的女人,和另一個男人在準備特殊的慶典。

他們把各種不知名的醬料混在一起,再裹上豬肉包在身上,然後他們要綁在一起,透過某種彈力裝置拋到天空。

據說這是一種淨化與祈福的儀式,沒摔死就會有一年的好運。

她們被拋上天後,大夥都在找安全的地點以免天降橫禍,好一會兒,那個女人也不知何時已經落地,對著我們嘰哩咕嚕的指著天上又指著遠方,然後大家就沿路叫喊,恐怕在尋找那個還沒掉下來或者不知道掉到哪的男人。

如果起床後、睡覺前,能喝一杯酒。

最好立刻把那些怪夢忘的一乾二淨,或者一覺到天亮什麼怪事也不會發生。


姿態是無聲的語言


mila-3


2009年9月26日 星期六

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

So be it|今天是大餐日


cakejpg 

感謝各位:P

Q&A:

1 為什麼蛋糕只有一半?
ans:因為被我吃掉了。

2 為什麼這根本不像蛋糕?
ans:因為冰箱壞了啊(ㄟ我說,我們的冰箱真的壞了啦!把冰棒還給我!!)

3 說真的啦,為什麼蛋糕只有一半?
ans:那麼大一個蛋糕是要我畫到明年嗎,有一半已經很有誠意啦。


101|我竟然還沒進去過


101-5

身為台北人,要是到現在都還沒去過101是不是太不捧場了?

除了洽公之外,101到底有什麼值得我去逛?頂樓的VIEW嗎?

要不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,我還以為自己跟101很熟,因為三天兩天的遠遠眺望,久而久之竟然有一種熟稔。

自以為它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,其實我連101的廁所都沒用過。


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

The Raven|帶來的與帶走的



crow-1 

據說,倫敦塔的渡鴉要是都飛走了,皇室與英國都將滅亡。

在愛倫‧坡筆下,渡鴉帶著悲傷拜訪人類,訴說離別的淒苦。

當我聯想到死亡的時候,就會在黑暗中看見那對油亮又深沈的眼睛。

嘶啞的乾鳴聲,從現實中扯開一道裂縫,在深處,悠長的呼喚不曾停歇。

你還聽不清楚之前,渡鴉鼓動那對黑色的翅膀,已經消失在遠方。



2009年9月22日 星期二

秋天的葉子和我的海盜夢


葉子A 

其實,
夢是前天的。
葉子是今天的。
氣象局的鬼扯蛋是天天的。
冷鋒是未來的。
秋天?
秋天純粹是我的想像。

夢是這樣子的:
這群無惡不作的海盜,遇上暴風雨,大難不死的就被衝上岸。
船長和這群沒了船的海盜,遇見兩個人,一男一女都是瞎子。
天真的瞎子帶著海盜進了村。
村子裡,全部都是瞎子。
村長說,很多人是從外地被帶進來的,把眼睛弄瞎之後就留在這一起當奴隸。
他們的主人是皇家海軍。
村長又說,很多人是在這裡出生的,一出生,眼睛也得弄瞎。

那個天真無邪的年輕女瞎子,她說了:「屬於自己的快樂,不會被別人搶走。」

我在夢裡就感覺這句話是那麼熟悉,就像是三流言情小說中的對話。

瞎子不知道船長腰際那把槍,打穿過幾十個人的胸膛,更不知道那把匕首喝過上百人的血。
船長喜歡這些瞎子,他甚至愛上了那個女瞎子,在這些人面前,船長和海盜好像獲得了新生。
望著地平線上的軍艦,他們決定幫助瞎子村。


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

原來只有我怪怪的嗎


alien-1 

外星人真是初學者的好幫手... 不管怎樣畫都是外星人的fu...

一、最近「迷離檔案|Fringe」第二季開播了,就算第一季的投資和收視不太成比例,衝著 J J 亞伯拉罕的大名,第二季還是順理成章。

二、「超自然檔案」第五季和路西法的戰爭也進入白熱化,只是,為什麼?Michael's sword,我每次都聽成 Microsoft...而且最機車的是第二集還給我玩魔戒的梗...

三、時空旅人還蠻好看的,可惜只有一季。

PS:其實應該花點時間來寫 District 9 的心得,陳腔濫調的大驚奇,真的是多年來少見的佳作。

星期一有種破碎的情緒:一點點還留在上星期的不甘願,一點點這星期的不耐煩,再加上重頭開始的無力感。


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

宵夜?|沒有消夜!|打滾


123-2-2 

自己動手畫最大的好處就是沒有限制,最大的壞處就是浪費時間。
不過畫完還蠻有成就感的哩。

又是一個想吃宵夜的半夜,一種對身體荼毒最深,最禁忌的行為。
食慾最後為什麼會變成一雙腿?
人類大腦的類比耐人尋味。


早上十點


12345  

今天上午十點的太陽,就像小狗咬齧著我的拳頭。
用一種溫暖的力道,輕輕跟你玩耍。


PS:我發現我越來越有天分了耶...


作息失調


 
face1

如果生理時鐘比別人晚兩個小時就會有這種困擾。
最近又輪到晚睡的週期,早上起床都感覺一半的神智還在作夢,要是再睡個回籠覺,晚上又要爆走...


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

不習慣


黎明前

結果還是在原本的佈景中找到熟悉的味道。
也許是因為這個簡單的版本,花了我最多的時間,摸索最久感情最深。
抑或者我單純的容不下其他的顏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