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11日 星期一

狼嚎再起|光怪陸離的十九世紀


狼人 

十九世紀末,歐洲漸漸從戰亂中恢復生氣,享受工業革命帶來巨大的成功,另一方面,強權將牙狠狠咬進亞洲的土地,汲取更多的財富。

人們醉心在富饒、迷幻的光怪陸離中,各方妖魔終於露出原貌,恐怖的故事出現在都市與鄉野間。

1891年,工業廢氣流淌在古老街道,倫敦被焦黃的朦朧霧氣籠罩,還沒從開膛手的血腥裡恢復神智,郊區又傳出殘忍的殺害事件。

同一個時期,德古拉和化身博士也在倫敦出沒。

我特別喜歡以這個時代為背景的奇幻故事。


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

因為



 

因為很滿足,所以就不愛說了。

也許就是這樣。

當然這是一種依賴和逃避,每每遇到緊繃的情境,創作的熱情就會掙扎湧出,像是種控訴,更像是抒發。

平淡了,反而沒有施力點,所以是幸運也是不幸。


2010年8月8日 星期日

八月八號


web

儘管很難接受這個事實,但我得承認,人會轉變是不可能避免的。

當你看著自己的產品,多年來,原本被視為不可能改變的觀念,或者想法,瞬間就冰消瓦解。

不是說你突然就變的神聖起來,或者立刻就擁有無比的責任心。

但是,一旦你真正接受了自己,認定那不能割捨的羈絆,一切就變的簡單與清晰。

你知道多年以後,他不會領情,他會反抗,他會埋怨,他跟你還有越來越難解開的結。

最後,他會遠離你,然後建立自己的世界。

而你只有在失去之後,才會說服自己他已經長大。

每當特別的日子,你腦海中都是美好的回憶,那就是給你最好的獎品。


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

消化不良


photo_8394_20090922 


我一口一口品嚐我的生活,有時候被吃掉的不只是自己的。


身邊的人,他們的生活也會被我吃掉。最奇妙的是其它人,或者陌生人的生活,偶而也進了我的肚子。


當奇怪的東西吃多了,人就會生病。


從消化不良到食物中毒,具體產生的症狀,不能逐一而論。


一旦發病,除了飲食清淡,吞些胃藥,多多休息等待復原,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。


我的藥很簡單,不乏是幫助消化、健胃整腸之類的。


看書是最有效的一種,書中的內容進入消化道後,會建立新的菌叢,消滅那些糾纏不清,已經沒有營養的生活。


當然睡覺也是,睡覺幾乎是克服所有災難最好的選擇。


還有離開,是的,主動和那些導致病痛的生活劃清界限,一勞永逸再也不為瑣事煩惱。


總之,肚子餓很麻煩,肚子痛也很麻煩。


陰森森的明信片


 


 


在黑與白的年代,巨大的仙人掌座落在小徑兩旁,刺蝟般的軀幹承受重量,向路中傾倒、交錯。

變成無數隻巨大的莽蛇在半空中俯瞰,垂涎那群正在穿越異教徒花園的修女。


感謝湯匙的明信片:P


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

生態浩劫|節能、環保篇

 
 

容我解讀一下這張饒富深意的畫面,如果您的悟性極高,會發現這張圖有幾個元素:
1、一扇門。
2、門上有一幅畫。(畫也是一扇門)
3、畫的中間有一隻蚊子屍體。
4、蚊子屍體上方有一隻蜘蛛。
5、連接蚊子與蜘蛛的那條線,是蜘蛛絲。

大致與實景相同,要稍微修正的只是畫、與蚊子屍體,應該掛右邊的牆上,而不是與門重疊,然後蜘蛛的家應該在牆的左上角落。

不過當我拿著大姊頭原畫的時候,肅然起敬之情油然而生。

今年咱家的生態大戰,我可是佈下天羅地網。

主要的配備如下:
防蚊簾、毒餌、和小強PK時的專用殺蟲劑、補蚊大師(一種先吸引蚊子接近,再用風扇吸入補蚊筒的神秘武器)、電蚊拍,最後還有能完全制霸的水蒸式殺蟲毒氣(嘿嘿嘿)。

不過今年崛起的是一種叫做衣蛾的恐怖生物(圖片太寫實,用餐前後請勿服用),還有一種小型德國蟑螂。

小型德國蟑螂的活動範圍主要落在客廳茶几,每天半夜出來活動覓食。我在四周安置了六、七個毒餌,只能稍微削減一些數量,無法完全消滅。

衣蛾則是從小雜物間蔓延到各處,我大部分的武器都對他們無效,只好臨時採買防蟲香包消極抵抗。當這些混蛋羽化之後,我就用電蚊拍送他們上路...。


不過由於一個意外,這場戰爭竟朝節能、環保的方向演化去了。

最早發現這個變化,是某一天回家的時候,我發現門口咱造物主的畫上有個黑色污點,正想將其清除,這黑影子竟然左右晃蕩了起來,心中一驚,難不成我已經有嚴重的飛紋症?定下心神才發現是一隻被蜘蛛絲掛在半空中的蚊子屍體。

幾天後,我才注意到門外左上角有張蜘蛛網,說也奇怪了,從此之後咱家可就一直沒蚊子了耶,原來蜘蛛門神的功能如此強大!

前陣子我在房間發現一隻小高腳蜘蛛(小剌牙),我決定放生,讓她替我消滅小型德國蟑螂與衣蛾。

幾天後房間裡出現德國蟑螂與衣蛾的次數越來越少,看來滅蟲的效果也非常顯著。

可是上個禮拜,我發現門口的蜘蛛門神只留下幾張破網,本尊竟然消失無蹤?

就在我打算登報協尋的時候,半夜我在客廳找到了答案。

原來是一隻壁虎背包客!他正在茶几上虎視眈眈,準備獵捕宵夜。

看來我們家的門神一定是躲到壁虎肚子裡去了,這老兄還大剌剌跑進我家,順便把德國蟑螂橫掃一空。

當下我可是更加的開心,可惜好景不長,幾天前,背包客吃光抹淨拍拍屁股,頭也不回的又跑別攤了。

我說這老兄也真是的,沒留電話也沒聯絡地址,哪天又有大餐的時候,不知道要怎樣通知他哩。

現在蟲子沒了,我突然有點落寞,又有點擔心,少了門神和壁虎背包客,將來靠誰撐場面?

但這啟發了我!我決定集資成立一家「環保寵物滅蟲公司」,專門供應「壁虎」和各種「益蟲」。

家裡害蟲多,只消買幾隻,保證是貨到蟲除,而且還不用準備飼料,他們吃完你家這攤還會去別家接著吃,你就當做功德還能消業障!

(笑倒)

延伸閱讀:生態浩劫生態浩劫之二螞蟻的逆襲


 


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

12:30


 


於是風從門縫裡探出頭來,
黑暗不耐煩的挪了挪身軀。


椅子開始哭訴自己的貧窮,
桌子無動於衷,
拖鞋羨慕茶几的腳。


餅乾和巧克力屑促膝長談,
螞蟻聞到了不尋常的氣味。


沙發上的黑影子在思考,
遙控器正在瘋狂搜尋。


窗簾不安分的在角落跳舞,
紗窗隨著節奏叫好,
叮碰叮碰、
再來一次。


於是吊燈開始說話。


黑暗瑟縮在書報堆中,
書緊閉著嘴,
報紙睜開了眼。


影子的謊言被拆穿,
那人平靜下來。


開關發出滿意的喀擦聲。


光明臣服了。


風離開了。


夜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