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

九月病



今年的九月病還沒來的及發作就到了十月。

十月也像沖水馬桶一樣,希哩呼嚕就要過完了。

九月的多愁善感,是被一種稱做年紀的怪獸,還是被稱做懶惰的鬼魂,給吃了或偷了。

還是行將就木的日子終於說服了我的意志。

往後看,那一片模糊泛黃,帶不走只能漸漸遺忘。

往前看,有一條越來越清晰,卻又越來越窄的道路,在盡頭只剩下一個黑點點。

雖然只有打幾個噴嚏,輕輕的咳了幾聲,九月這病總算還是來了。

還記得我嗎?

2012年5月21日 星期一

正常週期

Photo 12-3-28 下午4 38 25 

我一直相信,人的年紀越大,觀念與習慣就越難以改變。

熬夜一直是最困擾我的習慣,儘管我特別的注意作息,卻無法避免生理時鐘持續的誤點。

假如我今天晚上八點就寢,明天可能會變成九點才想睡,到了後天就變成十點,一個禮拜後,我會在半夜兩點開始想著要吃什麼宵夜。

熬夜的惡性循環最後會演變成失眠,我又不得不想辦法讓生理時鐘回歸正常。

這樣的週期從前還沒什麼問題,畢竟不能熬夜的年輕人,那還有什麼樂子。

但現在又是完全不同的局面,以往兩、三天就能把不正常的週期轉回來,現在花半個月都做不到。就算終於達成目標,想繼續保持下去卻難上加難。說到底就是根深蒂固、死性難改。

固執如果是一種疾病,應該屬於絕症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