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

九月病



今年的九月病還沒來的及發作就到了十月。

十月也像沖水馬桶一樣,希哩呼嚕就要過完了。

九月的多愁善感,是被一種稱做年紀的怪獸,還是被稱做懶惰的鬼魂,給吃了或偷了。

還是行將就木的日子終於說服了我的意志。

往後看,那一片模糊泛黃,帶不走只能漸漸遺忘。

往前看,有一條越來越清晰,卻又越來越窄的道路,在盡頭只剩下一個黑點點。

雖然只有打幾個噴嚏,輕輕的咳了幾聲,九月這病總算還是來了。

還記得我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