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

暴民是暴政的良藥



其實,我不太懂耶。

捏造便當文?是甚麼天大的罪過??

捏造菲勞被歧視,這樣就會影響台灣和菲律賓的外交角力?

我是說,就算真的有虐待、歧視菲勞這種事情,台灣的國際形象就崩潰了嗎?

事實是,在國內不只是歧視菲勞,各種「勞」都有被虐待和被歧視的案件,每天翻開報紙不難看到。

然後我們就都是人渣了嗎?

其實便當文寫得很發人深省啊,例子是假的又如何?

環境中到處都有強調「真人真事改編」的文章、戲劇,他們的東西難道就不是假的嗎?

現在竟然有人大言不慚,說散布這種不實言論可能影響政府、影響國家形象。這背後代表的鄉愿和虛偽,還有白色恐怖才真正的令人噁心。

所謂「捏造便當文」的網友,不但不該道歉,而且我們的社會才應該對他道歉。事實是,他的言論自由被無理的侵犯。

如果政府欺騙你,你應該生氣、應該反抗,因為政府欺騙人民,就該被推翻。

如果媒體欺騙你,你也應該生氣、應該追究,因為媒體的天職就是報導事實,不容許造假。

但是一般民眾進行欺騙,絕大多數的情況,那是他的言論自由,相不相信,那是你的個人選擇。


以上,只是我對這類事件的簡單看法,真正令我憤怒的,還有以下發生的狀況。


首先,就是與上面有關的「社會秩序維護法。」

最近這陣子每隔一段時間,就會看到一堆混蛋拿出社維法的印章到處蓋在人民頭上,動不動就要法辦、罰款。

而且最常引用的就是第63條中的:「散佈謠言,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。」(先不論這個收在「內政法規」中「警政目」的爛法有什麼了不起之處。)

就拿「散佈」這個概念來看好了,便當文怎樣「散佈」了謠言?

真正談得上散佈,那應該都是新聞媒體才辦得到的事情,該法辦的應該是那些媒體吧。

證明新聞是真是假,這難道不是媒體守門人該克盡的職責嗎?再說,這些媒體是靠新聞「賺錢」的,這是商業的一部份,當然要有確切的法律義務和責任,然而我們的執法機關,卻習慣先把箭頭指向沒靠山的民眾,而不是先追究媒體需盡的守門人義務與散佈謠言的責任。

被弄上新聞,關發文者什麼屁事?現在寫在臉書上就算公告全世界了嗎?寫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就算散佈了嗎?

「公開」和「散佈」很顯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,根本就不該混為一談。

拿「轉寄」來說好了,假使我把我覺得重要的文章(但其實是謠言),轉給十位好友,而這十位好友又有五位轉寄給他們自己的好友,到最後,可能有上百萬人都收到這封信,難道我就算散佈謠言?(由於實際面,有廣告商一次性的透過EMAIL發送幾十萬、上百萬則廣告的例子。從比例原則來看,也不能輕易的將轉寄信件的民眾當作散佈者吧。)

但事實是,執法者只要認定你有散佈嫌疑就準備要開罰了,這算什麼?

「如果不是因為你發文,就不會有這種困擾,就不會影響公共安寧。」這種論點如果成立,那人民還要言論自由幹嘛?

事實上「謠言」這就是言論自由的「副作用」。

對於神聖不可侵犯的「言論自由」,可以輕易使用法律來消除其「副作用」嗎?

除了政府、媒體、企業,有比較明確必須「說事實、無造假」的義務和社會責任外,一般民眾有那麼強大的影響力嗎?需要用同樣的標準來限制?

對付「謠言」最有效的辦法就是「教育」啊,透過積極的宣導、教育來教導民眾分辨,才是正常的管道。

「相不相信」這概念,百分之百是自由選擇。

我如果相信火星人佔領地球,所以逃命,結果發生意外,這當然是我的自由選擇。

如果是因為媒體或政府騙我,我可以進行求償(但通常我只會賠上自己的時間),但如果是我的鄰居騙我,我應該先檢討自己為什麼這麼笨吧。


再來,前兩天看到智障局(智慧財產發生障礙之局)考慮封鎖境外網站的新聞。

這更是百分之兩百的令人感到憤怒,不僅僅是這些智障沒資格決定我如何使用我的網路,最重要的是,我贊成你對於司法管轄權內的非法網站進行取締,但是其他國家的網站,那該由當地的執法機關來處理吧,關你屁事啊。

如果這種「便宜行事」的思維廣泛於政府中,那麼香菸有礙健康你乾脆禁賣好了,美國牛肉有毒也該禁止食用,某些非法活動猖獗的地區、國家,你也要禁止人民出入嗎?(我是說,總統府和各級政府單位的非法活動也相當多,這怎麼辦?)

只是因為你做的到,這樣很方便,你就能使用法律進行限制嗎?

智慧財產權不能犧牲,難道人權就可以犧牲?

商業利益永遠不應該凌駕在人權之上。

就算這人權會摧毀商業,這人權會讓社會不安寧,那也是我們應該誓死捍衛的價值。

民粹的暴民就算危險、盲目,也遠遠比不上民粹的暴政來的可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