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

課綱微調感想

教育本來就是一種洗腦,被洗成台灣腦還是中國腦,會影響你將來能不能成為一個能獨立思考的人嗎?

當然不會啊,事實就是事實,只爭觀點上的不同,有何意義?國民黨的爛還是爛,獨裁、白色恐怖、228,都還在。

我們也沒有因為讀了許多蔣介石是偉人的歷史,就相信他是甚麼好東西。
相反的,如果你接受了教育,然後相信了各種謊言,這只能說你不用功,只好當個愚民,又要怨誰?不想發掘真相的人,就算把你洗成了台灣腦又怎樣?還是個腦殘吧。

課綱微調的引爆點只是程序,結果炸成大中國史觀和台灣史觀之爭。

這凸顯出這麼多年來,我們培養出一群狹隘、偏見的民族主義者,可是我們台灣這群人,連民族都談不上。

另外舉個簡單的例子,加州人會不會說:「美國獨立戰爭關我屁事啊?你們建國50年後,我們才加入的,華盛頓才不是我的國父。」

把台灣某些白癡的論點放進去,結論就會變成,美國獨立、華盛頓甚麼的,根本不關我的事,那時候我們根本不是美國領土。

所以我說腦殘洗成甚麼腦都是腦殘。

前幾天我看到一部歐巴馬回應抗議者的影片,說的得體又漂亮,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言,能在體制內完成各種改革,我們應該存疑,但「方便行事」絕不是民主法治國家該推崇的方法,這個結論才值得深思。

民主深化不是把抗議當飯吃,任性當熱情。


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

這集總統大選很難看

我常覺得台灣的總統大選和美國總統大選有種奇妙的呼應,除了選期接近,連戲碼有時也驚人的類似。

民進黨令我感到厭惡的原因就是,只為了獲得政權,看不到理想,從裡到外都寫著妥協。

為了選上,所以路線要妥協、要說人民愛聽的,劃一個跟前朝一樣的大餅:要公平正義、要福利、要安全、要經濟繁榮。

意思就是說同樣是布丁,我是義美布丁、政敵是統一布丁。

說穿了還是布丁,吃下去就是多餘的糖跟熱量,有差嗎?

不過好歹,蔡英文已經是民進黨的最強候選人了,反觀KMT...

國民黨乾脆宣布因為八年執政不利,國民黨要深切反省,所以本屆不推候選人,直接擺爛,效果可能還比較好。

洪秀柱忠黨愛國,看KMT沒人有種選,所以自己跳下來玩的犧牲精神值得肯定,但是,就醬....這格局到目前為止看不出來是在選總統。

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

生命中的美好,是一種需要禁止的習慣。

就像是習慣了一顆止痛藥,你就需要第二顆。

習慣了別人的愛心,你就需要更多的愛才有感覺。

然而,我們更需要認清的是,「美好」只是一種跟衛生紙一樣單薄的東西。

你要是不相信,就把身邊所有的衛生紙和面紙藏起來,讓自己三天都不能用。

然後你就會發現,那些你已經習慣了的小事物,對你的生命有多重要。


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

失眠第三天,還是第四天?


半夜,空氣有種熟悉的味道,青草、泥土混和著濕潤。


風,緩緩跟著昌鴻向北遠去,很少有颱風可以遠遠的、靜靜的欣賞。把手伸出窗外,雨點從手臂上帶走一點點夏天的煩躁,淡淡的風雨像是安全的距離。

許多時候,你以為可以從容應對的,還有那些生活中瑣碎的,就連心都跟你講和的。

就算靈魂平靜的看不出半點波瀾,但是有一種不平的聲音從來沒停止過。

從最小最不起眼的地方開始,慢慢地影響你的情緒、干擾你的決定,你開始在生活中出錯、失誤,你還是聽不見。

然後她開始折磨你,讓你只能在黑暗中搜索找不到的答案。

你可以對心說謊,但是身體從不騙人。


2015年7月8日 星期三

相對

捐錢做善事,大家都讚揚,那捐到傾家蕩產如何?

挖鼻孔是你的自由,但你喜歡把鼻屎拿到別人眼前又如何?

慈善事業做成了財團,是因為墮落嗎?

Google的不為惡,在Google變成巨人後,標準是不是放寬了?

為民喉舌爭取權益的人從政,又變成了高官,結果變成匪類,真的是因為權力腐化人心嗎?

曾有政府官員說道德觀是動態的,當然被罵翻了。

但事實是,道德不但是動態,就連是、非也都是動態的。

很多時候,把「對」的事情做到極限,就會變成是錯的。

事親至孝當然是對的,那插管、用葉克膜延續生命的無效醫療,讓父母一息尚存,就叫做珍惜生命嗎?

我們認為的「對」只是一種相對,同樣的,「錯」也不是絕對。

其實,我認為這也都不是大問題。

問題是,常常出來帶風向批判的人都是北七,然後提出各種更北七的觀點和正義(我是說偏見)。

就好像蚊子飛來飛去,在你耳邊嗡嗡的討人厭,但人家也是為了討生活。

除了見一隻打一隻,打不到也只能在被咬出包的地方抓一抓,止不了癢也解不了恨,日子還是要過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