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

自由主義者

做為自由主義者,如果你的朋友太多,就表示你不再是單純的自由主義者,因為你開始容忍偏見。如果你的敵人太多,也表示你不再是自由主義者,因為你本身就是偏見。

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

課綱微調感想II

最近提倡歷史教學的學者紛紛跑出來疾呼:明明就有許多先進的好方法,可以避免在編史的時候預設立場、加入意識形態,又或者避免虛構、過度放大某些事件。

但說穿了,就算有無比強大的學術專業來支撐,也只是讓整鍋粥從10顆老鼠屎降低成1顆老鼠屎。

只有一顆老鼠屎的意識形態,就是可接受的範圍嗎?還是說,十分之一顆的老鼠屎,是對健康沒有影響的。

那些一百幾十年前的學者不知道甚麼叫做reddit,甚麼叫臉書,甚麼叫做網路,人們接收訊息的環境早就不再被壟斷。

就拿最近的新聞來說,為了周天觀選邊站的人,每天立場要變幾次?
第一時間說對方反串,然後又認同對方棄暗投明,不到24小時又大罵對方,看得我都快精神分裂了。

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歷史教育上,對於資訊,學生根本就不虞匱乏。

歷史A,學校可以說一套(事實上,學校這一套,也會因為不同的老師,有不同的說法。)在家可能也有一套,在網路上(PTT、臉書、reddit,可能各有好幾套)、圖書館還有更多的說法,根本就多元到爆炸。

學生需要擔心的是如何獨立思考,如何吸收各方知識,根本就不用擔心任何形式的「壟斷」。

就像醫生治療病人,當然希望用某種藥可以讓病人藥到病除,但是通常讓病人保持健康最好的方法,是一個正確的生活習慣。

看待歷史也是相同的,我們應該監督課綱的品質,但同時更應該要建立一個正確的讀史觀念。

要知道,所有的藥都有副作用。知識是無知的解藥,當然也有副作用。這個副作用是偏見也好,是虛假也好,如果你不能分辨,那麼解藥就毒藥。
一個好的醫生除了用對的藥,用好的藥,也會跟你說藥不是萬能。

所以好的學者、老師,也要搞清楚,沒有甚麼完美的撰史方法,也不是甚麼東西加上多元,當作綜合維他命,就保證營養。

建立一套有系統、脈絡清楚的史觀,才能讓學生們知道,從哪來,現在何處,又該往哪走,這才是有意義的歷史。

為什麼最近對課綱那麼有興趣,因為大姊頭很快就要加入戰場了,先把現在的想法寫下來,就當作未來的心理建設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