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

女警扮社工

這幾天的女警扮社工,是我最近看到最偽善、無知的新聞之一。

會認為「警方如此辦案會毀滅社工被信任」的人,是不是應該想一下,那警方運用臥底,和歹徒搏感情當朋友,是不是也毀滅了朋友這種人際關係?

警方辦案難道不需要考慮自身安危嗎?如果在合法的前提下辦案,她想扮成誰,都不應該有問題吧。

而在整個「社工信任會被毀滅」的邏輯下,你也應該想一想,社工適不適合接觸那些高風險的家庭,尤其是那些已經從事違法行為的家庭。

同樣的,警方一樣也有權在執勤的時候採用可以降低衝突、減低風險的各種策略來保護自己,只要沒有引誘對方犯罪,只要合法,我看不出有甚麼好質疑的。

警方辦案可不可以使用欺騙的方法?當然可以啊,本來就有各種辦案技巧在根本上就是一種欺騙。

遇到火力強大或者敵人不明的情況下,難道堅持要讓對方知道警察在門口,這樣才叫做正大光明嗎?你乾脆支持:「人民有犯罪不被揭發的權力」好了。

如果因此,對方在公共區域引爆炸彈、掃射路人、在大樓引發爆炸、火災,這筆帳難道就不會算到警察頭上嗎?所以警察當然有義務要避免這些情況。

回過頭來,社工當然不應該接觸高風險的家庭,如果對方不願意接觸你,那就表示這個案子應該要轉介給更有公權力的單位來執行,這才是專業,才能保護社工自己。

女警假扮社工新聞

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

奴隸就是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是主人

1996年台灣人直選總統,這件事就叫做人民自決,這就是取得國家主體性。連甚麼叫做自決都不知道,這些人知道自己在廢話甚麼嗎?

台灣人的獨立運動,就是為了要推翻中華民國。

總統直選後,台灣人就是中華民國的主人,再也沒有獨立這種說法。

總統直選之前,這是一個:中國人的中華民國。

總統直選之後,已經成為:台灣人的中華民國。

被共產黨打敗的時候,中華民國已經插管了。

20年後被聯合國踢出去,中華民國已經是植物人了。

這麼多年來,這個殭屍一直等著台灣人替他下葬。

結果這些白癡到現在還再爭統一跟獨立....


新聞:台灣與中國在地圖上的顏色






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

沒有中間選民

台灣從來就沒有所謂的中間選民。

一直以來,這群被稱為中間選民的人,其實正確的稱呼是:更聰明的選民。

更精確的說法是:這群選民才是決定台灣未來的人。

因為在台灣政治光譜兩邊的白痴跟智障,都沒有足夠翻盤的能力,所以這兩群人非常痛恨更聰明的你。

這些立場鮮明的笨蛋,一定要你選邊站,並且宣稱:不選邊就是假中立。
但事實上,更聰明的選民,真正在乎的從來就不是中立。

他們只是不想跟笨蛋(或者看起來像是笨蛋)站在一起,他們在乎合理的政策(至少看起來要合理),理性的訴求(至少看起來很理性)。

最後,在一個民主國家,所有的政客、政策,都是從希望和熱情中崛起,然後在失敗和絕望中落幕。

人們選擇的只是當下的美好,之後的種種發展,早就不是人們能夠決定的,也因為如此,民主才需要人們定期的做出選擇。

而聰明的你,永遠都不需要在乎中立,你要做的就是繼續保持聰明,還有讓兩邊的白痴氣得跳腳。